2014-11-08 10:03 来源:科技日报
北京、武汉、深圳……,最近一段时间,武汉矽感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张也平奔波在几个城市间。在不同行业的生产环节推广使用我国国标二维码——GM码和CM码,是他的主要工作。
根据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简称“国标委”)的相关资料,从1997年到2012年,我国陆续发布了5个二维码国家标准:四一七码,快速响应码,汉信码,网格矩阵码(GM码)和紧密矩阵码(CM码)。目前,无论是在网站上,还是在电子商务中,最常见的是快速响应码,它最为显著的标志是二维码的右上、左上和左下有三个控制点。
“快速响应码是日本的QR(Quickly Response)码。从码制设计上讲,GM码绝不落后于它,但是我们在二维码国内市场推广的竞争中失利了。”在和记者交谈时,张也平反复强调着这一点。事实上,怎样改变我国自主知识产权二维码国标的不利局面已经成为业界和相关管理部门的巨大挑战。
国产二维码没有踩上那个点
二维码是用不同的条、空或块的组合在二维平面上存储数据符号信息的一种技术。上世纪80年代末,发达国家已经研制出多种码制,并用于超市购物的商品标注。当时的中国,在二维码码制研究上还是一片空白。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2000年仍未改变。
1997年、2000年,国标委根据我国市场应用的需要,按照“等效等同引用”的国际惯例,引入国际标准日本QR码和美国PDF417码作为我国的二维码国家标准。
“2000年,我们开始立项研发二维码。当时,CM码是奔着替代美国PDF417码去的,GM码是奔着替代日本QR码去的。”张也平至今不忘初衷。2008年,CM码和GM码双双被列入国家标准计划。2012年5月1日,这两个拥有国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码制被正式颁发为国家标准。但就在这4年多的时间里,二维码产业爆发式的增长却给国产二维码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二维码产业链包括四个环节:码制、打标、识读和应用。”张也平告诉记者,近年来多种关联技术的快速发展及其协同作用,使整个二维码产业链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在打标环节,激光打印代替了针打和喷墨打印,二维码图的分辨率增加,单位面积就能存储更多的信息。
在识读环节,镜头的分辨率越来越高,它所能获取信息的质量也越来越高。在应用环节,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手机等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让二维码能够随时、随地应用。
更为关键的是,从2010年开始,借着电子商务的巨大推力,二维码快速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
但是,我国的二维码并没有受惠于此。阿里巴巴、京东商城等各大电商,他们选用的都是日本的QR码。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软件与信息服务业研究所博士周大铭认为,在二维码的研制和应用上,日本是个先行者,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对于产业未来的发展趋势,日本企业判断得非常准确,抓住了机遇,踩对了点。而在当时,GM码、CM码只是行业标准,和国标QR码相比,他们在市场竞争中不占有优势。“现在,QR码在我国市场上已经表现出明显的垄断趋势,我国国产二维码的发展空间受到严重挤压。”
“日本的QR码受到三个定位标志的限制,任何一个定位标志被污损都将极大地影响它的正确识读率。而我们的GM码,损毁率达到50%也能识读。在弯折、变形的情况下,GM码的识读率也比QR码高。可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张也平对此很无奈。
免费的午餐还能吃多久
周大铭告诉记者,目前,无论是日本的QR码,还是美国的PDF417码,掌握二维码核心技术的外国企业都还没有向我国使用者收取专利费。但是,免费的午餐还能吃多久?
“在技术推广期,外国企业通常遵循免费使用的原则,一旦形成规模应用或技术更新,便收取高额的专利费,这都已经是惯例。当年,我国DVD产业就曾因为专利缺失,在接二连三专利收费的打击之下,由繁荣走向萧条。”周大铭说。
此外,这些外国企业除了申请与二维码生成和读取直接相关的核心专利,还申请了大量的外围专利。这些专利并不是免费的,用户企业在使用二维码生成和读取时必须支付相应的费用。2012年,我国新大陆集团就因二维码解码设备的光学电子电路部分的技术问题,陷入专利纠纷。
现在,二维码已被广泛应用于我国的物品识别、产品追溯、电子凭证以及网络链接的入口,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也开始采用二维码来管理相关事务。例如,我国实名制火车票用的是QR码,EMS邮政快递、登机牌、国办公文交换涉密载体用的是PDF417码。但在周大铭看来,这意味着我国将面临越来越大的产业安全风险。
“如果从个别企业扩展到整个行业应用国外的二维码,那么在未来的专利诉讼中,应诉主体将不再是企业,而是该行业的国家行政主管部门。输的将不再是企业,而是整个行业。”张也平认为,我国的相关管理部门对此应当有所预知,有所行动。
周大铭更为担心的是,PDF417码和QR码是开源码,掌握其核心技术的外国企业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获取我国所有使用过这两个二维码的产品的相关信息。“当这些信息达到一定规模,我国的产业、经济走势就无秘密可言,我国在国际经济竞争中将处于被动地位,部分行业、部分领域将面临意想不到的灾难性后果。”
突破壁垒需要政企通力合作
今年年初,武汉矽感科技有限公司和武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开展合作,以国产二维码为载体,在武汉大型超市建立生鲜食品追溯系统。
事实上,在错过电商推动的二维码发展浪潮后,武汉矽感科技有限公司一直在寻找国产二维码的新的发展机会。
“最初,二维码主要用来替代一维条码,标识物品。因此,现在都是商家从分销环节自己制码,自己贴。这就导致市场上的码千奇百怪,码与码之间也不兼容。”张也平告诉记者,如果从产业链的源头——最初的生产环节切入,就能将二维码一以贯之,商品的供应链和信息链也将完美匹配。
张也平举例说,在食品流通中,过去的二维码主要集中在批发商和分销商。消费者通过二维码可以查到商品的生产厂家、产地和保质期等信息,但无法查到产品质量的相关信息。如果在生产环节就用二维码,那么就可以在后台数据库时时更新从生产到流通的所有信息,能够根据用户需求提供信息服务,实现食品安全生产的可监控、可查询和可追溯。
业内专家认为,我国二维码产业链条已基本形成,足以用自主可控的技术来满足市场的需求。但是,PDF417码和QR码已经形成了规模庞大的实际需求,单纯依靠市场竞争,国产二维码很难打赢这场翻身仗。如果未来我国所有的产品信息建在外国二维码的后台数据库上,那么我们无法预料它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周大铭认为,我国国产二维码是非开源码,在安全性上具有优势。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我国应当在党政军和国家重要经济部门强制采用国产二维码。在国家财政支持的重大项目和工程中,也要优先采用国产二维码。另外,我国还应对目前二维码国标5码并存的状况进行梳理,使之更加适应当前社会发展的需求。
《国家标准化法》第十三条明确规定,标准实施后,制定标准的部门应当根据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需要适时进行复审,以确认现行标准继续有效或者予以修订、废止。北京金台律师事务所郭卫东律师建议,业界应当组织专家对二维码应用中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进行论证,并据此提出修订国家标准的申请。
“当初美国PDF417码和日本QR码进入我国,面对的是一个不设防的空白市场。现在,我国国产二维码发展却面临着巨大的壁垒。靠企业单打独斗,胜算很小。打破壁垒,政府和企业一定要通力合作。”周大铭说。(张晶)返回光明网首页
[责任编辑:吴劲珉]

备注:汉信码【2005-2006年,北京意锐新创科技有限公司为国家质监局开发汉信码,其成为国家二维码唯一标准。】

0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INSPIRY®️意锐 | 北京意锐新创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西路6号 联想北研大厦D栋5层 | 免费拨打400-161-0661

Copyright © 2002-2017 | 京ICP备 12049860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108号

使用您的凭据登录

    

忘记你的详细资料?

创建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