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朋友圈里流行着这样一个笑话: 六年前出去吃饭、购物基本都是付现金. 三年前出去吃饭、购物基本都是刷卡. 而现在出去吃饭、购物付款都是扫一扫。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了,出门捡到钱的概率几乎为0!

二维码支付成为移动支付的主流

这就是移动支付在这两年给大家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 据统计,中国2016年上半年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已经达到13万亿,2季度环比增长25.68%。中国的都市消费者们每天都在享受着移动支付带来的方便与快捷。

而这一切的产生都源于那小小的二维码的普及。时至今日,二维码已然成为连接人与物,传递信息流的重要媒介。因此以微信支付,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二维码技术来做为移动支付的主要技术方案。这一简单而又满足商户和消费者需求的产品形态自然迅速地为大众所接受。

随着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在线下商户这里开疆扩土,二维码支付设备也被迅速地带火了。“从去年开始,相信大家在越来越多的线下商户收银台哪里见到了我们标志性的小白盒” 意锐新创的首席运营官关恒介绍道:“我们的派派小盒产品现在已经成为诸多移动互联网支付公司的首选二维码支付设备,被广泛地应用在餐饮,商超,便利店,加油站,医院等衣食住行各个应用场景中”源于二维码识读设备的派派小盒成了帮助消费者和商户端进行支付交互的连接器。消费者只需在手机上将微信支付,支付宝的付款二维码打开,放到派派小盒上被扫一下,滴的一声,支付行为就完成了。用户也免去了自己输入金额和密码的繁琐过程,“被扫”成为了最简单方便的移动支付体验。

想用手机二维码改变世界的人

小白盒之所以能在移动支付时代成为一款迅速爆发的产品却是源自于意锐新创CEO王越对于二维码技术与应用的前瞻性以及长达十五年的深厚积累。

2001年,25岁的王越在在日本一家软件公司担任技术总监,主攻两个技术项目:全日空票务管理系统的开发、医院看护管理系统的设计与开发。在医院看护系统中,由于护士是多班倒休的,为了识别患者,护士会给患者们发一个印有二维码的腕带,用PDA读取二维码来区分患者。这让王越第一次接触到了二维码,他开始思考这件事在未来的可能:虽然日本当时的科技环境高度发达,手机已经普及,但是信息从桌面电脑传递到手中——这在当时是个难题。手机如何录入二维码这个技术瓶颈带来的是应用扩展的困扰。医院的PDA造价高昂,仅仅是里面的二维码识读模块售价就高达999美金,这让王越觉得很不公平——他认为未来的手机是有能力通过摄像头“零”成本的实现二维码读取功能的,手机二维码会让人与物、物与物的信息流一下子通畅起来。想到这里,“我要做手机二维码来改变世界”的念头一下子迸发出来,并一发而不可收拾!王越立即辞职回国与一帮同样醉心于技术的朋友一起创立了北京意锐新创科技有限公司。“意锐”意味着“意气风发、锐意进取”,创新是意锐的主旋律,当时的意锐是中国第一家专攻手机二维码的公司,小伙伴们专注于核心技术二维码识读引擎软件的研发。因为那时候国内对二维码有认知的公司不多,所以最初的客户都来自海外。王越开玩笑地说:“意锐刚成立的那三年,一毛人民币都没挣到,只有靠美金和日币换汇过日子”。

2006年,意锐的二维码识读引擎软件已经发展到第三代了,趋于成熟,也完成了两项重要成就——第一:开发了中国的二维码新码制-汉信码。成为国家标准的汉信码在2015年也正式成为了ISO国际标准;第二:意锐全程制定了中国移动手机条码条码二维码应用规范,并获得中国自动识别协会颁发的“2006年年度特殊贡献奖”。当时中国移动也不禁感叹,“我们从来没有跟你们这么小的公司合作过,但你们却是二维码行业内最大的了!”因此在2007年,意锐获得了美元风险投资机构的青睐,完成了首轮200万美金的融资。

之后的几年,意锐深度开展手机二维码业务的应用推广,在行业手机应用领域(物流、制造业、税务、航空等)独占鳌头。作为物联网的重要特征,行业手机成为企业创收、增值、提高企业管理水平的必然选择,市场越来越热,应用越来越多,但是收入却很可怜。预见到移动互联网会大火的王越也搭建了基于二维码为移动入口的魔印平台,只可惜当时智能手机时代还未到来,魔印平台做的太早成了先烈。投资人问:“不会没有融资活5年,有了投资只能活1年吧?”王越也陷入到深深的思考,一直做软件到底行不行?是不是只做软件没法把整个二维码的产业链打通呢?于是从小就爱鼓捣硬件的王越在2008年带领团队做出了当今著名的二维码读取设备-RC532,并通过技术创新,将自动识别技术与通讯移动计算结合。不过这种专业设备在当时还是过于高冷,实在是用者寥寥。意锐还是要靠做各种项目来满足日常运营。

到了2014年,创业十余年的王越感觉了真正的迷茫,不停地反思,“10年了,做产品、建团队、融资都没有问题,为什么公司却做不大?”当他正要判自己是一个不称职的CEO,准备结束掉意锐的时候,公司竟然再次盈利了。原来一年只能惨淡的买上两百台的RC532,如今正在以每半年翻一番的速度增长。随着智能手机的快速普及,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正式到来,O2O商业模式的建立,也进一步促进了二维码在线上支付,线下核销成了重要的应用场景的应用。王越说,只要去过电影院的就一定见过我们的产品~不知不觉中,中国电影院里大大小小的自助取票机都用上了意锐的二维码识读模块,为影院节省了大量网络购票渠道的取票人力、时间成本和中间费用。意锐的产品在这个细分领域一下子占到了80%的市场份额, “原来之前之所以亏损都是自己在太多领域瞎折腾了”王越反思道。接下来,意锐只有一个焦点,就是移动支付!

聚焦移动支付

随着O2O的火热,移动支付也开始爆炸性增长,连大爷大妈都知道什么是二维码了,但作为国内最早研究二维码的王越认为这还只是应用的刚刚开始。2015年,经历过深度思考的他,准备重新上阵,这次他拉来了自己多年的好兄弟-关恒,开始再造意锐。“难能可贵的是王越在那么早的时候就看到了未来的发展趋势,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能这么多年里克服困难一直坚持下来。”关恒说:“正是这种精神感染了我,决心一起来创业。”出身外企的关恒历任索尼移动企业解决方案负责人,车托帮互联网汽车事业部总经理,又是车董会,品牌思享家等组织的创始人,在互联网圈人脉很广且擅长市场销售,与擅长技术和产品的王越形成了优势互补。这也更加强了团队对在移动支付快速发展的形势下意锐能够趁势而起的信心。

基于团队对于人机互动体验的多年的深入研究,意锐新推出的二维码支付机具-派派小盒一经面世就获得了移动支付服务商们的喜爱,这种白色小盒子甚至可以在不改动收银台的情况下帮助商家实现移动支付,对于收银员来说免去了操作POS机的麻烦,用户也不再担心把自己的付款二维码暴露给别人看而带来的潜在风险。因此微信支付,支付宝,百度钱包为了提高用户的移动支付使用率而纷纷选择派派小盒提供给商户使用。

“我们十分关注用户在支付那一秒的体验,用户的付款码被商户扫比用户自己去扫一个二维码更安全。”王越说:“这种用户自助式被扫的方式也节省了收银员的时间,保证安全的同时提高了收银效率。而且语音提示,也更好地与用户和收银员互动,机具不再仅仅是冷冰冰的一个支付工具了。”

十几年来银联,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们在线下商户铺设了两千多万台POS,而互联网支付公司过去在线下的基础设施建设为零。在央行刚刚进行的96费改之后,传统线下收单业务感受到了寒冬,市场化费率导致第三方支付公司纷纷转型。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如沐春风的在大江南北继续高歌猛进。从2014年开始到2016年中有100万家商户开通了支付宝,70万家商户开通了微信支付,对比POS机的数量,这个市场才刚刚开始。

“过去的一年里不断的有投资人来拜访还在别墅区里的公司,戴志康的伙伴创投和一些了解团队的小伙伴们都争做天使投资,新锐的互联网基金紫峰资本也与意锐结成了缘分。我们也秉承着开放的心态与整个产业链上的公司们一起合作来推动移动支付的技术基础设施建立。”关恒说:“我们的加强版终端产品已经与非常多的支付服务商的系统连接起来,方便服务商们在各种情况下为商户部署移动支付服务。我们的目标做好移动支付服务商的服务商。”

尽管小白盒已经是自助式二维码支付机具中出货量最大的产品了,但显然王越仍不满足。“我相信不远的将来,每一个商户的收银台上都有一个小白盒,大家出门只带手机就OK了,而POS机只有在少数用户需要使用的时候才会被用到。我的梦想是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全面移动支付化早日来到。”

0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INSPIRY®️意锐 | 北京意锐新创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西路6号 联想北研大厦D栋5层 | 免费拨打400-161-0661

Copyright © 2002-2017 | 京ICP备 12049860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108号

使用您的凭据登录

    

忘记你的详细资料?

创建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