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期间,细心的消费者也许会发现,近期在一些商家的结算柜台打出了这样的字样:扫银联二维码有优惠。

早有业界人士在关注,从刷卡有优惠到扫码有优惠,从银行卡到银联无卡快捷支付,在全球发卡量已超过38亿张的银联,已经正式进军二维码支付。

8月27日,这项由中国银联联合40余家商业银行,正式推出的银联云闪付二维码产品已整整三个月。配合产品推广,银联还发起了62大型优惠活动:自6月2日起,在全国40个知名商圈约十万家商户,使用银联云闪付挥卡、手机以及扫码支付,均可享受62折优惠回馈。而在几天前,中国银联总公司和北京分公司在京召开全国银联云闪付合作伙伴大会,与全国各地百余家收单机构、服务商共同探讨二维码支付的未来。大会后方还精心设置有展台,用来为合作伙伴展示银联最新的二维码支付硬件,包括意锐小白盒及旺POS智能机。

银联此番的迅速发力,动作频频,可见其推动移动支付战略转型破釜沉舟的决心。

合作伙伴大会现场展示意锐小盒

后院起火,银联破釜沉舟

银联最近压力较大,其中一个重要的背景是“网联”来了:

8月4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向有关金融机构下发了《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恋平台处理的通知》(下简称《通知》)。

“网联”公司,全名网联清算有限公司,“网联”系统平台全称“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

网联主要职能:为支付宝、财付通这类非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搭建一个共有的转接清算平台。和当年银联成为各银行的转接清算平台是相似的。

银联原本是独生子。此番央妈“生了二胎”,突然多了个“亲弟弟”。清算组织由原来的寡头变成双头,一块蛋糕分着吃了。毋庸置疑,网联的出现为银联的未来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图:银联:俺弟弟来了,喜迎网联)

央行内部人士认为,VISA、Master开放引入中国市场,而网联做的更多是增量,他们与银联一定会有竞争,但是竞争不是坏事,市场这么大,如果形成良性竞争也有利于这个行业健康发展。

从市场来看,有竞争才有进步。但也许只有银联自己才能体会网联“出生”带来的焦灼。

对于兄弟俩的分工,坊间说法是:银联管线下,网联管线上。但显然,O2O这么火热,线上线下,界限将越来越模糊,未来如何划分还不清晰。

此前面对在线下市场来势汹汹的支付宝和微信,银联本来拥有独一无二的线下支付资源——38亿张银行卡,近2000万台POS机,但因为一直选择NFC非接支付路线而错失了二维码支付的市场。

尤其,随着微信、支付宝支付的从线上来到线下,原本属于银联独享的蛋糕——银行卡支付正在逐渐萎缩。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交易规模达到19万亿元,同比增长62.2%。同比增速较去年46.9%有较大提升。2016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预计达到38万亿元,同比增长215.4%,同比增速较2015年的103.5%大幅提升。

攻城掠地的支付宝甚至直接豪气干云地喊出了“无现金城市”的口号,这不是明摆着要置有着庞大现金交易业务的银联于绝地吗?

前狼后虎,显然,留给“迷失的银联”踟蹰犹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事实胜于雄辩,这几年二维码支付的迅猛发展,已经证明二维码才是移动支付的真正主角。这也是为什么本次银联合作伙伴大会上展示得都是意锐小白盒这类的二维码支付产品。

银联这种革自己命的勇气,不如说是绝地反击的自我涅槃,有着“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的气魄。

银联“弯道超车”的机会:迅速升级巩固2000万台POS

许多人看来,银联今天在移动支付市场上的状态比较被动,毕竟支付宝、微信已经利用二维码支付攻城掠地,而银联此前一直在押宝NFC技术,错过风口。

其实这一局面,完全可以理解。作为传统支付行业的垄断者,传统的优势资源,恰好是其进入移动互联网支付战场的包袱。背着38亿张银联卡上阵,行动转身和决策皆受影响,这是难以绕过去的客观规律。

技术应用的生存之道是以人为本。为客户提供体验更好或成本更低的产品是互联网思维的核心。互联网金融支付企业深知客户至上的精髓,将应用场景和支付深度融合,不断拓展移动支付的边界。

客观上,银联这些年其实一直在努力,有目共睹。在二维码支付领域,银联一开始的失去手感和暂时失利,完全是正常的。当然,市场和看客都是现实的,都只信仰胜利,银联也需放下心态,淡定以对。大个子,一开始没适应擂台,先挨几拳,结果到未必就会输。

过去几年,银联可以说是在以一个传统金融企业,来和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打了一场产品争夺战。虽然失去了时间和一些重要的战略机遇,代价昂贵,但显然也上足了产品意识的一课。

面对互联网金融和移动支付的“大举进犯”,中国银联未来的出路并非与之相对抗,而是必须学习借鉴互联网思维的精华,在理念、体制、机制、流程、考核、产品和文化等方面,以互联网思想来武装自己、改造自己,从而在未来的移动互联网金融时代立于不败之地。

笔者认为,事实上银联现在在线下二维码支付的战场仍然不乏后发制人的机会。

银联凭借传统金融时代建立的线下支付体系,至今仍然优势不容撼动。目前,银联网络遍布中国城乡,并已延伸至海外160个国家和地区,银联POS机达2000万台规模。支付宝、微信在二维码支付领域的商户规模大概在200多万家左右,银联仍有传统的基础。

POS机的迅速升级改造,支持二维码支付,这显然是银联逆袭的机会。如果银联的POS机都可以支持二维码支付了,如同之前银联快速改造POS支持NFC一样,这将会在商户端实现弯道超车,快速追赶支付宝、微信。相当于过去几年,微信和支付宝的努力掘进,是把消费者用户都教育好了,银联如今可以伸手就在自己后院摘了果子。

银联POS机使用意锐小盒进行升级改造

问题是,目前是银联摘果子的最好时期,但也有可能是最后的摘果子时期。

银联,能把握住最后的机会吗?

意锐创始人王越回答这个问题非常果断:“移动支付战争才刚刚打响。”

刚刚开始的支付战争

对于银联,业界号称二维码之父的意锐创始人王越是一个值得一提的人物。早在2014年,王越即预言二维码将打破移动支付的前夜。而其时,银联正开始在NFC的道路上“蒙眼狂奔”。

如今,短短几年,二维码支付已成为中国移动支付产业升级的必然趋势。

这几年,移动支付在中国获得迅猛发展,扫码设备也是百花齐放。从手机“主扫”模式,再到条码枪的“被扫模式”,如今二维码“被扫模式”已迅速取代条码枪模式。推动这一切的,都是源于客户体验的二维码技术创新。

而在这场移动支付的变革中,意锐“小白盒”市场以悄然而惊人的速度扩展,它以一直在引领产品体验的趋势,价格下降的趋势,已在这个市场占据了60%以上的份额。“用户体验往往就在于那短短的几秒钟,这就是产品在市场的奥秘。”

在这场移动支付的用户争夺战中,银联、微信、支付宝唱主角的博弈被形象地称为“三国杀”。

在互联网时代的金融生态系统中,大型科技公司与传统金融服务机构相比,确实有着更大的发展空间。所以,在当下格局中,作为移动支付的后加入者,银联理所当然面临两大互联网巨头的挤压,媒体上种种论调都有存在。

但银联一旦清醒过来,把互联网金融的逻辑看懂吃透,结合自己的优势出牌,未来仍无定论。比如,银联能把银行发动起来,把银行在基层的分支机构利用起来,这将是银联具有优势的一场农村包围城市的游击战。

王越是持此论者。“三国混战,但最后胜出的,未必是魏蜀吴”。

如今,当二维码成为移动支付当之无愧的主流,王越的目光却投向了远处:“二维码也不是移动支付终结者。移动支付的战争,现在才刚刚开始序幕,未来还有很大空间。在移动支付行业,二维码支付只占20%,未来还有80%的发展空间。”

进军二维码支付,只是获得争夺移动支付市场的门票。而移动支付市场目前的胜出,也许也只是获得了一张未来战争的门票。

“三国杀”到底谁将会是胜出者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0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INSPIRY®️意锐 | 北京意锐新创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西路6号 联想北研大厦D栋5层 | 免费拨打400-161-0661

Copyright © 2002-2017 | 京ICP备 12049860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108号

使用您的凭据登录

    

忘记你的详细资料?

创建帐号